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:

158-5106-6698

公司电话:0515-88404040

公司传真:0515-88410418

客服QQ:348083717

邮箱:348083717@qq.com

地址:盐城市城南新区新都街道中南世纪城一期2B2-414--417室

北京地铁10号线90%车站渗漏水 地铁堵漏公司防水材料遭质疑
发布时间:2023-3-15 来源:涌达建工 浏览次数:
 
7月29日,10号线地铁知春路站,墙边摆着水桶接从墙里引出的积水。
据新华社报道,截至9月15日北京汛期宣告结束。这个多雨的夏季,北京中心城区的防涝能力屡受考验。本报记者调查发现,作为重要公共交通的地铁也暴露出大面积渗漏水的情况,其中以10号线最为严重。7月至9月,记者三次雨后实地探访地铁10号线各站点,22个站点中,90%存在渗漏或地面有湿渍的情况。按照住建部颁布的《地下工程防水技术规范》,地铁10号线的绝大多数站点的防水性能均不达标。本报记者经调查采访,试图找出地铁10号线车站大面积渗漏水的原因。
- 探访:22个地铁车站中20个存在渗漏水
今年北京汛期期间,记者三次探访地铁10号线各站点,调查地铁渗漏水情况。
两场雨后仅两站“不漏”
9月15日晚,北京部分地区小到中雨,次日城区雨停。
9月16日,记者来到地铁10号线,22个地铁站中,除安贞门站和农展馆站,其余20个站均不同程度出现渗漏或地面有湿渍的情况。由于当天并未降雨,可以排除乘客的雨伞等物品将雨水带进地铁站的可能。
在团结湖站的换乘大厅内,地上摆放了3个接水桶;而在亮马桥站A口,整条长约10米的通道口地面布满积水,一位保洁员正忙着铲水。
9月1日凌晨的一场雨后,记者就曾探访地铁10号线各站点,结果与16日情况一致。记者从巴沟到劲松查看10号线全程站点,22个站点中20个站存在不同程度的渗漏水现象。
西土城站D口,工作人员将地毯铺在滴水处,用来吸水;双井站,一名工作人员正将接了半桶的水倒掉,“最严重的时候需要七八个桶接水。”这名工作人员说。
“去知春路站看水帘洞”
这些渗漏水的地铁站中,又以知春路站的渗漏情况最为严重。
“坐10号线最浪漫的事,是去知春路地铁站看水帘洞。”这是今年雨季,名为“清鸣-猫-阿九”的网友发出的帖子,引起众多网友的共鸣。
7月28日上午,北京未下雨。
刚从中关村买了新手机的市民张曼,从地铁10号线知春路站下车,走入换乘13号线的通道。
她见识了“水帘洞”的场面,换乘通道内,若干根长约5米的水管上端插入墙内,水管下端放在桶里,不少桶已经满了。通道两侧的地砖均被挖开长十多米的沟,水从墙内渗入到沟内。6名地铁保洁员蹲在沟边,手忙脚乱地用水瓢把水舀到桶里。
张曼用新手机发出一条微博:“地铁知春路站因漏水,在早高峰时进行维修,昨天又没下雨,这是什么工程质量?”
“都漏8天了,我们这8天的工作全是接水、舀水和擦水。”7月29日,知春路站的保洁员对记者说。7月20日、24日、26日北京的三场大雨,让知春路站的漏水一直未曾间断。
地铁站要求一级防水
按照2008年住建部发布的《地下工程防水技术规范》(GB50108-2008)规定,地铁车站的防水等级应为一级,防水标准为“不允许渗水,结构表面无湿渍”,此为强制性条文。
对此,铁道第三勘察设计院的高级工程师何克文解释,按照这一规定,在地铁、地下车站等出入口、人行通道防水等级为一级,就是要求不允许渗水,结构表面无湿渍。
依照此标准,地铁10号线的绝大多数站点的防水性能均不达标。
- 链接:事实上,北京地铁站渗漏水现象,绝非仅仅出现在10号线里。查找此前的报道可以发现,北京的主要地铁线路,均被报道过有站内漏水的情况出现。
13号线的西二旗站,1号线的国贸站、永安里站、建国门站,地铁15号线的望京站、崔各庄站和马泉营站,地铁5号线的东四站,地铁2号线的宣武门站、和平门站、前门站、崇文门站,4号线的动物园站等等。
A08-A09版采写本报记者 易方兴
防水材料被指不适地铁
- 调查
记者调查中,10号线多个地铁站的人员透露,10号线自2008年开通后,每逢大雨地铁站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渗漏水现象。“现在越来越厉害,不光天花板漏,还从地下往上渗水,现在只能用开槽的土办法了。”10号线知春路站负责人说。
对于渗漏水,10号线知春路站负责人怀疑防水层存在问题。北京地铁运营公司宣传部负责人表示,涉及当时施工方的问题,但不愿透露细节。
防水施工和防水材料是关键
要找出地铁站漏水的原因,必须弄清地铁站修建和防水的施工。
记者采访多位参与地铁10号线建设和防水施工的人士,简单勾勒出大致步骤。
简单讲建地铁站,第一步,挖一个比地铁站略大的方形土坑;第二步,在土坑底部打桩,铺设混凝土底板,地铁站将在底板之上进行建造;第三步,需要在两侧打上垂直的混凝土护坡桩和连续墙,对整个结构起稳定作用;第四步,就是在混凝土护坡桩和底部铺设防水层。
“位于地下的地铁站,对于防水的要求非常高,防水施工也是难点。”多名业内人士说,一般情况出现渗漏水,最大可能就是防水施工和防水材料出了问题,但具体原因需要系统的调查。
“不漏”的地铁站和地铁出口
“为何知春路站的东南出口不漏水?”地铁10号线知春路多名保洁员证实,即使在7月下旬北京接连的三场大雨中,东南出口也未出现漏水。
9月1日和9月15日雨后,记者探访证实这一点。
记者查询到,知春路站东南出口约2000平方米的防水施工,中标单位为北京市安达亿防水工程有限责任公司(简称北京安达亿公司)。
该公司相关人士称,防水施工各公司大致相同,但采用的防水材料不同。该公司在知春路站东南出口采用的是一种新型的“预铺式反粘卷材preprufe”(简称preprufe),而没有采用其他地铁站使用的“膨润土防水毯”作为防水材料。
记者调查得知,10号线农展馆站也采用了“preprufe”作为防水材料。两次探访中,农业展览馆站的站内及各出口均未发现渗漏情况。
据悉,10号线地铁站采用的防水材料有“膨润土防水毯”和“preprufe”等,其中“膨润土防水毯”在10号线中使用的面积达15.2万多平方米,只有农展馆地铁站和知春路站的东南出口采用“preprufe”防水。
“膨润土防水毯”被指难治“窜水”
北京安达亿公司原总工程师张小飞(化名),当时参与防水施工。
他认为,“膨润土防水毯”的使用是目前10号线地铁大面积漏水的主要原因。
“膨润土防水毯”是一种利用膨润土遇水膨胀原理的防水材料。“防水毯”是将膨润土颗粒用针织方法填充在两层特殊的土工布之间,“像一个装满膨润土的扁状麻袋。”张小飞说。
铺设方法是将一张张“膨润土防水毯”,用钉子垂直固定在混凝土护坡桩上,“像贴墙纸一样,边缘处需要靠在一起,如果有水过来,防水毯中的膨润土会吸水膨胀,达到防水的目的。”
张小飞认为,“膨润土防水毯”是一种很优秀的防水材料,但不适合用在地铁站的防水中。它存在“施工中经扭曲和弯折,内部的膨润土颗粒容易碎成粉末;垂直悬挂造成膨润土颗粒分布不均;延展性差,墙角等区域容易导致撕裂;多块膨润土防水毯之间的连接处受震动(地铁行车灯)易出现松动、断裂等”,这些缺陷导致用于地铁站防水,“解决不了窜水难题。”
“窜水”是指如一个点发生渗漏,水会沿着空隙,窜到别的地方,并沿裂缝流出去,“就像现在10号线地铁站出现的情况。”
中国建筑防水专家李谷云也认为,“膨润土防水毯”不适用于地铁,“膨润土防水的原理是,遇水膨胀变成乳状,使水不能进入,达到防水目的,但它易于受潮影响防水效果,而且铺设在侧墙等位置时,由于空间较大,容易出现缝隙,造成窜水。”
记者试验“膨润土防水毯”性能
为试验防水性能,9月23日,记者购买了约一平方米的“膨润土防水毯”。
记者将防水毯卷起来,里面的膨润土颗粒的确容易成为粉末状,垂直悬挂时,局部的确会出现分布不均的现象。
这与上述专家所说情况一致。
捷高科技(苏州)有限公司是当时为知春路地铁站提供膨润土防水毯的厂家之一。
对于知春路地铁站渗漏水,该公司一名客服主管称,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7年,当年的人有不少都离开了公司,地铁站漏水的具体原因他们不清楚。
该公司的技术人员介绍,膨润土防水毯属环保产品,在各种建筑、人工湖等工程项目中得到广泛采用,“效果都不错”。
记者从该公司获得的一份“地铁防水培训”材料中看到,膨润土防水毯在施工过程中,容易出现一些安装质量问题,比如基面有大的凹凸、施工缝处防水毯的甩头长度过短等情况,会使得后期的防水效果受到影响。
9月15日,就10号线地铁站渗漏水及其原因,记者向北京轨道公司咨询。对方要求发采访函,截至记者发稿前对方尚未回应。
选“膨润土毯”每平米便宜20元
- 背景
事实上,10号线施工选择防水材料时,“膨润土防水毯”就曾引起风波。北京安达亿公司原总工程师张小飞坚决抵制“膨润土防水毯”,并向媒体曝光此事,最终无奈退出施工防水行当。
论证会上专家质疑“膨润土防水毯”
当年作为工程师,张小飞多次向北京市政府、北京轨道公司提出“膨润土防水毯”不适用,并推荐“preprufe”。
他称,“preprufe”能有效解决“窜水”问题。这种材料表面的涂层能够与地铁站的水泥墙体发生物理反应,反过来牢牢粘在地铁站的墙上,与地铁站成为一体,像“皮肤”一样防水。
2004年10月,北京轨道公司组织10余名防水专家,对“膨润土防水毯”和“preprufe”进行论证。
当时,北京市防水协会防水专家曹乃明、中国建筑学会防水技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王天表示,地铁防水中只有形成一个完整的防水层才能达到防水效果,“膨润土防水毯”并不能解决地铁“窜水”问题。同时,多名专家认为“preprufe”能有效解决“窜水”问题。
最终,北京轨道公司决定采用“膨润土防水毯”。
施工现场“膨润土防水毯”受质疑
2004年12月14日,地铁10号线五标段(知春路站)的监理方——北京市建设工程质量监督总站,对现场堆放的“膨润土防水毯”产生质疑。
北京市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总站副站长徐桂珍,是当初负责10号线施工监督的监督师。
“我们去正在施工的知春路站检查,在堆放有膨润土防水毯的施工现场,发现有明水流和积水现象。”徐桂珍说,一旦防水毯外表破损进水,可能对以后的防水性能有影响,“于是我们提出整改意见,要求施工单位整改。”
徐桂珍表示,至于该不该使用“膨润土防水毯”,适不适合用在地铁里,“不是由我们监理方决定的,也不是施工方决定的,而由设计方说了算。”
10号线知春路站的设计方是北京城建设计研究总院,具体由第三设计所总工程师郭德友设计,当时选用的防水材料正是“膨润土防水毯”。
9月3日,北京城建设计研究总院总工程师郭德友证实,10号线知春路站结构的确是由他们设计。但针对漏水情况和对“膨润土防水毯”质疑,郭德友称,“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,你可以通过别的渠道去问。”
根据此前的报道,对于为何弃用“preprufe”,相关负责人表示,因为存在设计变更、招投标性能价格比等问题。其中综合报价,“preprufe”每平方米比“膨润土防水毯”多20元左右。
“20块钱不是问题,把不适合的材料用到地铁,将来才是问题。”这是张小飞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话。他称,此后公司受到很大的压力,“基本接不到活”,自己只能被迫辞职,离开施工防水这行。
- 隐患
在建地铁仍大量用“膨润土毯”
面对10号线地铁站的大面积渗漏水,已不是业内人士的张小飞认为,长期漏水会导致地铁墙体和内部钢筋锈蚀,造成安全隐患。
“地铁铺好防水材料,不可能有更改的机会。”张小飞说,地铁站的钢筋水泥墙体厚度在一米以上,“只能用爆破方法,基本上等于是天方夜谭。”
堵漏每延米数百至千元
对于10号线地铁站的渗漏维修,北京地铁运营公司宣传部负责人表示,地铁10号线还处于试运营阶段,有一些工程是否交到地铁公司管理还需要核实,将督促相关方面妥善处理此事。
百度上搜索“地铁堵漏”,能得到123万个结果。
专门从事地铁堵漏业务的江苏新大高空工程公司经理称,注浆法是比较主流的地铁堵漏方法,“价格在每延米400元以上,如果漏的大,需要的浆多,可能每延米要一千元以上。”
多家专业地铁堵漏公司负责人坦言,“堵漏不能根治,一个漏点堵上,过段时间,水可能从另一个漏点漏出来。”
希望彻查渗漏水原因
如果真是“膨润土防水毯”的使用,导致10号线大面积渗漏水,一个更严峻的事实是,北京刚建成或是仍在建设的地铁线路中,“膨润土防水毯”仍被大规模采用。
“中国建设招标网”上,北京地铁4号线使用“膨润土防水毯”10万平方米。
尚在建设中的地铁10号线二期,06、07标段也曾专门针对“膨润土防水毯”材料,于2008年发布过招标公告。在地铁10号线二期中,使用“膨润土防水毯”最多的07标段(角门西站以及角门西站至草桥站区间),使用面积达33万平米。
一份日期为2011年2月15日的“膨润土防水毯”签约信息显示,该防水材料还将用于北京轨道交通7号线、14号线及西郊线上。
如今,张小飞仍希望政府相关部门能彻查10号线地铁站大面积渗漏水的原因,防止留下更多的难题和隐患。
声明:本网站发布的内容(图片、视频和文字)以原创、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,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,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。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。电话:158-5106-6698,158-5106-6638;邮箱:348083717@qq.com。
  • 客服微信

    扫描添加好友

    免费提供:防水堵漏施工方案

  • 手机浏览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访问涌达防水堵漏公司手机端

  • 已帮助
    您的鼓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